《文学青年如何免费购房?》、《我是怎么发现关羽是近视眼的?》、《别在火车上和文学教授搭讪》、《当余华给莫言示范魔幻现实主义》……你知道这些匪夷所思的标题都在说什么吗?“文学脱口秀”大赛第二季来了!文学高手们仔细琢磨表演节奏,再次用脱口秀的形式碰撞出一场精彩过瘾的文学实验。在第二季的比赛中,参赛者们对于文学领域又有了哪些新的观察和“吐槽”角度?有哪些新的花式“金句”爆出?评委们又会如何评价这一季选手的表现?

海报(主办方供图)

4月23日,由腾讯新闻、《收获》文学杂志、山魈映画联合打造的“文学脱口秀”第二季如约在“世界读书日”这天与观众见面。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程永新、毕飞宇、王尧、陈福民,及项目发起人王姝蕲担任决赛评委,来自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数十位文学与脱口秀爱好者报名参赛,治辰、陈更、令狐秒、雨辰、丛子钰、木子春、王一卜、筱墙博士、周文婷、狍平方等十位选手入围决赛,在虚拟世界中花式揭秘他们与文学的“爱恨情仇”。“人美也要多读书”的数字人梅涩甜担当主持人。

文学实验:从现实场景到虚拟世界

第二季文学脱口秀将比赛现场从现实搬入虚拟世界,开启了一场充满科技感的先锋文学实验。谈及今年筹备过程中最难忘的经历,大赛发起人、策划者王姝蕲表示是一直在研究3D建模、实时渲染等新技术,“一个文学活动,我们花了好多力气搞技术,这本身挺有喜剧效果。另一方面,也确实反映出文学和科技的关系越来越近,就像我们这届文学脱口秀的主持人数字人梅涩甜讲到的,元宇宙既是科技成果,也是文学成果。”

王姝蕲(主办方供图)

启用虚拟人梅涩甜担当大赛主持人、运用360度可旋转的3D虚拟剧场H5等系列操作让虚拟撞进现实。文学脱口秀从第一季到第二季,从形式跨界再到情景转换,每一步都是大胆创新。“这是一个在太空场景中由图书墙围合而成的虚拟空间,”王姝蕲详细介绍这个与众不同的虚拟剧场,“空间内设置有蓝丝绒幕布的文学脱口秀小舞台;大屏幕上有可交互的节目单,可点击观看每一位参赛选手的表演;用手指旋转空间可看到本届文学脱口秀的评委和选手们,把空间旋转至天空,可看到浩瀚星空中漂浮着本届文学脱口秀大会所涉及到的所有相关书籍。”

梅涩甜(主办方供图)

本次文学脱口秀大赛在虚拟空间中继续承袭着“用脱口秀做文学实验”的初衷,让“文学”与“脱口秀”在碰撞交融中进一步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我想文学脱口秀绝不仅仅是用脱口秀调侃文学圈,我自己非常想要挑战用脱口秀做文学实验,”王姝蕲表示,“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也能产生脱口秀领域的《孔乙己》《变形记》《小径分岔的花园》,也有极具实验性的脱口秀作品进入文学研究的序列。”

文采不拘:一封写给文学的“毒舌”情书

“文学脱口秀”走入第二季,参赛选手的背景和声量都变得更加多元。其中共通的文学气质是他们感知世界、表达自我的底色,也是“文学脱口秀”所独有的一抹亮色。

治辰(主办方供图)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治辰是第二次参加文学脱口秀了,他也是去年比赛的季军。在今年的总决赛中,他以几个生动有趣的小故事调侃了大家对文学“绕着走”的心态。“火车上跟人聊天,我说我是教文学的,对方很激动:我也热爱文学!那个啥,前几天电视上放的那个《还珠格格》你看了没有?”这种无厘头式的讽刺却蕴含着一种非常从容的内在力量。“任何事情都是有门槛的,但是门槛是可以跨越的,文学的优势在于广阔和宽容,并非高不可攀。”他在采访中说道。

王一卜(主办方供图)

青年作家、译者王一卜也是文学脱口秀的老面孔,“我今年依然试着用冷幽默打动大家”,这种从平淡中发掘笑点的智慧获得了评委们的肯定。她将自己教机器人说话的故事娓娓道来,机器与人文的关系是互联网时代的核心议题之一,这也是虚拟人梅涩甜出现在节目中的意义。在一卜看来,文学中包含的爱或许是人类的优势所在。她说,与容易过载的机械心脏不同,“我们的心总还经得住爱的灼烧”。

雨辰(主办方供图)

与此同时,有两位学生朋友也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闯入了总决赛的阵列中。来自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专业的本科生雨辰以前从未说过脱口秀,她从自己对生活的观察出发,点出了文青另几大爱好:喜欢背帆布包,喜欢去咖啡馆,喜欢开民宿……总之就是不接地气儿,装。她以欲扬先抑的叙述形式解构了社会对于文学青年的误解和偏见,而雨辰这段脱口秀的“底”则是,文学不是病:“与其说是装,不如说是靠近,向一种更加有深度的灵魂和思想靠近,那谁又能保证这种靠近不是一种进步呢?”为“文青”正名。

狍平方(主办方供图)

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专业博士生狍平方则身体力行地打破了人们对文学系女生的刻板印象。利落的短发配上闪亮的耳坠,渐变的西服长裙套装配上棋盘格内搭。她用大方的肢体动作和幽默的语言风格讲述“冒犯文学”,令评委陈福民不由称赞这套节目“非常之幽默,非常之完整”。

陈福民(主办方供图)

文青无束:文学的入场券是一腔热爱

在今年的比赛舞台上,有这样一些选手,他们不是来自传统的文学圈,却用自己在各行各业的独特经历为文学的意义提供了最好的注解。

陈更(主办方供图)

陈更的名字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作为《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的总冠军,她是名副其实的诗词才女,但少有人知的是,她攻读的博士学位是工科专业。对陈更来说,读书的魅力在于自由而随性,不像数学、物理等学科那样说一不二。她在采访中也表示在不放弃经典阅读的基础上,可以选择观点犀利、视角独特、视野广阔、文笔老到的读书公众号看一看。

周文婷(主办方供图)

周文婷是一名石油工人,也是一名“可盐可甜”的诗人。“她展现出了工人诗人阳光活力、热爱生活的一面,是很珍贵的一段记录”王姝蕲对她如此评价。对于文婷来说,文学具有治愈和救赎的功效,“是文学让我在北方全年多风的环境下保持着对生活的别样热情与渴望,让我觉得身体虽然深处毛乌素沙漠之中,但是灵魂和思想已经在木星和火星下象棋了。”

筱墙博士(主办方供图)

筱墙的身份是研究环境科学的理科博士,也是一位科普作家。这个笔名来源于童年时奶奶院子里的竹篱笆,她由此创作出的诗歌《离别曲》和在总决赛中结尾的那首《收集》一样,都是她的最爱。对于这样一种感性与理性创作兼具的生活,她说道,“诗歌本身就来源于生活和生产,它是我排遣压力和抒发情绪的重要出口,是我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我倒没有对这两种身份有特别的感受”。

如果说文学有门槛,那入场券只需要一腔热爱。这季参赛选手们原本走在自己的专业道路上,却因同一份热爱相聚在文学脱口秀的舞台。他们是别具一格的文艺青年,也是共享文学力量的读者和作者。这种对精神世界的建构与享受、对现实人生的理解和包容,或许就是文学作用于我们最迷人的特质。

文学无界:文学与脱口秀的双向奔赴

早在第一季播出时,决赛评委、《收获》主编程永新就表示“一开始我听到文学脱口秀吓了一跳,以为一个绝世美女被劫持了,后来发现也可能是一位女侠解救了白面书生。”这个生动的比喻巧妙地刻画了文学与脱口秀之间的双向奔赴,天雷勾地火般的碰撞让两种文艺形式成功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另一位决赛评委、作家毕飞宇认为脱口秀在让观众发笑的同时,也是一门深刻的艺术,足以承载文学的内核。

程永新(主办方供图)

第二季文学脱口秀无疑是再一次大胆而成功的尝试,它向我们证明,文学也可以是欢乐的、恣意的,脱口秀也能够承载更丰富、更深邃的内容。在程永新看来,作家们通过文字表达对生活、对时代的看法,呈现时代与人性的面貌,而脱口秀则是运用幽默的演说方式来关注人的精神生活,二者的本质与核心是共通的,“我觉得它是一个双赢的结果,”程永新说道。

毕飞宇(主办方供图)

王尧(主办方供图)

文学本无界,两季文学脱口秀的成功实践让文学搭上了脱口秀的顺风车加速出圈。“文学像水一样的,向社会的方方面面渗透!所以我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它是社会有这么一个需要,读者有这么一种需求。另外,文学它需要能够直达每一个个体中间,需要我们在传播方面再探索一些新的方式。这个就是我们几十年在做的事情,其实都是为了这么一个目标。”程永新表示。

【后记】决赛选手金句一二:

文学评论家、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丛治辰:“文学很重要。重要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都知道你很厉害,你很棒,但你可不要过来啊,我跟你没关系,我绕着你走。比如读书,比如文学。”

北京大学博士、《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冠军陈更:“他竟然只想荐书而不指导我的人生!他要是在推荐时加一句,看了《鲁迅全集》,你就可以一路开挂!那我肯定立刻下单了呀!”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商业摄影师、演艺经纪人令狐秒:“其实早期看争斗类的书还是《三国演义》。里面有很多很厉害的武将,但是我发现关羽是个近视眼。你看关于他相貌的描写是丹凤眼,这不就是近视眼眯着眼睛看东西嘛,古代没有眼镜,他只能通过眯眼睛来聚焦。”

中国传媒大学本科生雨辰:“如果有人问我你最喜欢的作家是谁,我就会说,谈不上喜欢吧,但是经常会看一些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偶尔也会品味一下素兰的人生格言,我朋友就问了,‘素兰,是哪位小众作家呢,是作协的吗’,‘不,素兰是我姥姥小名,做饭的’。”

文学记者、北京师范大学博士丛子钰:“以前都说,在咖啡馆写东西,是为了闻一闻咖啡豆的香气,能让你感到特别清醒。现在去咖啡馆写东西,咖啡不好喝还贼贵,你只能感受到一股浓烈的内卷味道,那是头悬梁锥刺股,一杯拿铁三十五。”

腹语表演者木子春:“乌龟:我知道什么是文学!我:你说说看。乌龟:文学就是...语文老师让你好好学习!我:别闹,文学是用语言,文字表现出来的艺术作品,比如戏剧,诗歌,小说,散文等等。”

青年作家、译者王一卜:“我完全可以通过这次对话把他变成一个未来的文学系学生。文学苗子必须从小培养,因为长大了人就没有那么好骗了。”

理工科博士筱墙:“我非常的幸运,现在投稿就是发邮件嘛,只是没有收到回复。不会浪费邮费啊、打印的纸张啊什么的。非常符合我的专业——环境科学,对环境很友好。”

石油工人周文婷:“一千年后,还能把诗人生活影响的这么全面的,也只有李白了,不得不说一句yyds!”

清华大学博士生狍平方:“大一的时候,我去上格非的写作课,每次下课一大群人围着他递小说,都觉得自己有义务让格非体验什么叫当伯乐。”

虚拟主持人梅涩甜:“‘元宇宙’出自科幻小说《雪崩》,文学界被科技界蹭走几千亿,浑然不觉。信息是如何屏蔽的?答案就在《雪崩》这本书里,但是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人看书。为什么没人看书呢?答案就在书里……但是没人看书。”

监制 郭静

主持 程穗儿

编辑 程穗儿 谢雨竹

编辑:冯方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