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华润城润玺一期”的“网红盘”,项目均价约13.1万元/㎡,而周边华润城润府的二手房均价约18万元/㎡,价差达到4万至5万元。这意味着按该楼盘最小的100平方米户型算,如果摇中一套再卖出最少能赚500万元。如此大的套利空间,购房者众也不足为奇,甚至出现众筹打新、代持购房的奇葩景象。()

  上千万一套的“网红盘”,竟然成了挤破脑袋的“刚需”,这事就算发生在经济水平较高的深圳,也显然是当下楼市调控的警世寓言。深圳“华润城润玺一期”之所以卖得这么火热,是因为与当地二手房市场出现了明显的价格倒挂现象。简单说,打新买个新房,转手的利润起步就是500万元。暴利之下,投机盛行,于是众筹买房、代持打新、合伙购房等奇葩景象就应运而生。

  “挤破头”买房的盛景,当然不是来买新房解决居有其屋的安居刚需的,说到底,这都是来捞一笔、赚差价的。其实,限售初衷是好的,比如该项目明确按照优先满足无房居民家庭购房需求的原则;但事实上,效果又是差的,据媒体报道,开盘当天最抢手的房源是总价超过2000万元的超大户型。这实际上就给当下的楼市调控提出了一个新问题:新房的绝对价格固然要关心,对于这种买到就赚到的一、二手房价格倒挂的楼盘,恐怕还是要特事特办,在销售策略之外打一些组合政策的补丁。比如,增加一手持有时间,或者用税收杠杆增加中签者的转手成本。

  安居才能乐业,宜居才能宜人。“房住不炒”的政策取向,不仅在于中央三令五申,也不仅在于央行货币政策报告中耳提面命,最要紧的,是城市政府要从提升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高度,及时有效应对楼市交易中的“爆款问题”,让每个购房者,都能在具体而微的市场交易中,看到职能部门打击炒房投机的作为以及捍卫房地产市场健康有序的决心。(央广网特约评论员 邓海建)